首页 > 网游小说 >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第三十四章 恶鬼

作者: 七星肥熊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河套之地,贺兰山以东,黄河以南,广阔的冲积平原上,营落如珠,牛羊成群,战马嘶鸣。今后的大秦富平县所在,现在仍为匈奴所占据。匈奴从来不是多么好客的民族,然而这一天他们却来了客人。

  匈奴以游牧为生,草原牛羊,战马强弓便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仗着强弓健马,数百年来,一直南下骚扰劫掠以农耕为经济基础的华夏之民。

  匈奴从来都不是像战国七雄一样王权集中的国度,而是一个类似于部落联盟的组织。

  昔日赵国大将李牧于雁门大败胡人联军,杀死其十多万人马。自此一战,匈奴,东胡元气大伤,胡人不敢南下牧马十余年。

  后秦将王翦设离间计,赵王中计冤杀李牧,李牧死而赵国灭。乘着秦灭六国的空档,匈奴抓住了机会,这些年来向南回复了一些领地。然而,对于匈奴这样的游牧民族来说,土地多广并不是最为重要的,衡量一个匈奴部落的实力在于其下人口战马有多少。

  在匈奴南下的过程之中。匈奴一部的首领头曼从一众部落中脱颖而出。这些年来,他渐渐兼并了匈奴各部,收拢了各部的牛羊子民,使匈奴各部的勇士都集中在了他的大纛之下。

  而他则被匈奴部落众民称为单于,头曼单于。自他开始,匈奴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样松散的部落联盟,而是一个统一的奴隶制国家。

  然而统一的匈奴仍然是弱小的匈奴。眼下,它的东面有强大的东胡,西面有强盛的大月氏。北面则有众多的小部落。南面则是军威赫赫的大秦。

  头曼的王帐之中,此时正值壮年的头曼单于正在帐中商讨着部落中事宜。刚刚平定了一场内乱的他,正为损失的牛羊马匹而烦恼。

  “我匈奴的勇士在此战中损失不大,然而损坏的兵器,帐篷,战死的马匹数以千计。死去的牛羊,因为没有足够的盐腌制,都已经腐烂不堪。我们现在已经缺乏足够的粮食度过眼下的这场危机。”

  头曼单于的意思很明白,他们又要去做老本行了。

  头曼的手下中,有一老者走了出来,他本是匈奴中的老萨满,地位尊崇。老萨满担忧的说道:“单于,眼下我们刚刚经历一场大战,此时与东西南三面的势力开战,是不是太早了。北面的部落虽然众多,然而大都蜷缩在冰天雪地里。我们强行北征,怕是会得不偿失。”

  头曼也了解此时的困境,匈奴本是一匹饿狼,眼下这匹狼却找不到下嘴的地方。他周边的势力都太过强大,唯一不强的北面,却没有多少的油水。

  这时,帐外响起了一阵喧闹的声音。

  头曼本在苦思对策之中,听得帐外的吵闹声,大喝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么吵?”

  帐外一个手下走了进来,“启禀单于,部落中来了一队南蛮子的商队,带来了不少物品。包括胭脂,首饰,皮毛,马匹,阏氏带着夫人们前去挑选了。”

  “马匹?”头曼单于疑惑道,“什么时候轮到南蛮子向我们卖马了?走,出去看看。”

  头曼带着手下走出大帐,离王帐不远的空阔草地上,此时正停靠着两辆马车。一个商人带着四五个手下正向他的女人们兜售着各类精巧的首饰。

  然而这些却不是吸引头曼注意力的原因。真正让他惊奇的是那两辆车中间,正有一匹健壮的马匹在嘶鸣着。

  身为匈奴的单于,头曼自然是识马之人,一下子就被这匹马吸引了。

  头曼走近前去观看,他的妻妾们纷纷避让开了一条道路。头曼眼中闪着精光,粗糙的手抚摸着马匹顺柔的毛发,像爱惜着女人洁白的酮体似的,爱不释手的说道:“好马,好马啊!”

  不过他随即感到不对,对着身边一脸谄笑的商人说道:“此马迥异于草原上的马匹,更不应该是你们南蛮子地方产的马。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商人拍着马屁,说道:“单于见识果然不同凡响,此马来自五车城。”

  “五车城?本单于虽然对你们南蛮子了解不多,但是这座五车城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哈哈!”商人一笑,也不卖关子,说道:“五车城是大秦十四公子安西君嬴子弋带领着三千军士,两万多移民在陇西边境所筑造的城池。他建立城池后,便与西面的大月氏达成了通商协议。这匹马就是他的商队从西域带回来的。后来辗转落入小人之手。”

  “通商,规模如何?”

  “车马如龙,每月有十几个商队通过五车城前往西域。”

  “如此说来,这个嬴子弋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今年几岁?”

  “七岁!”

  “啊?”头曼以为听岔了,待他再次向商人确认后,才得知那个所谓的安西君真的只有七岁。

  这一刻头曼的心中不自觉的泛起了一股贪婪之意,七岁的孩子,两万多的人口,还有数不尽的商队财货。

  “单于....”

  “怎么了?”头曼回过了神,发觉商人正盯着自己。

  “这匹马...”商人轻声询问道。

  “这匹马我买了。等会跟我的大臣去拿金子吧!”头曼大笑道,心情愉悦,转身回到了大帐之中。

  只是头曼没有注意到,待他回转身时,商人低下的头颅,原先那谄媚的面容一瞬间消失了干净,取代而之的则是一抹阴森的冷笑。

  晚上,萨满的营帐中,头曼正焦急的等待着。老萨满此时正围着祭台上不慌不忙的跳着舞蹈。

  月光从大帐顶端留有的通气孔倾斜而下,照耀在祭台中央的凹槽的静水中。待到那水中之月将满之时,老萨满停止了他的动作,跪了下来,脸上则是无以伦比的虔诚之色,祈求着什么。

  水中已经是圆月。老萨满的身上闪耀着一层绿光,转眼投入净水之中,消失不见。老萨满似乎也用光了力气,瘫倒在了地上。

  头曼忙上前扶住他,问道:“结果怎么样?”

  只见老萨满脸皆是恐惧之色,他那褶皱的面容已经弯曲,不成人形。他紧紧的抓住了头曼的手,声音虚弱的说道:“单于,你...你不能...绝对不能去惹那个南人,他...他是地狱来的恶鬼。招惹他,会惹来无边的祸事。我大匈奴的衰亡将不可避免,甚至有倾覆的下场。”

  头曼眉头紧皱,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老萨满这副样子。“既然这样,我就更应该要消灭他。趁着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

  头曼坚定的说道,他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侍从吩咐道:“你们好好照顾老萨满,我还要去商议这次行动的具体事宜。”

  “是!”

  “单于...单于...!”大帐之中,只剩下老萨满近乎哀求的声音。

  ......

  被称为恶鬼的嬴子弋同学全然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匈奴部族已经瞄上了他。

  他此刻正站在五车城新修筑的城墙上,试验着公输翼新建造的弩炮。

  “再放一只野鹿。”嬴子弋挥了挥手,城墙底下的亲卫从笼子里放出了刚打来的一支野鹿。那野鹿得了自由,拼命的向外飞奔。

  “上弩箭!”嬴子弋指挥着,手下将新筑造的弩箭装上了机架。弩箭长一米,箭头还包裹着铁皮,看起来相当犀利。

  “放!”

  彭一声,弩炮的弓弦断了。

  嬴子弋皱了下眉头,这弩炮威力和射程都不错,只是也太不耐x了,这才试射了二十多次就断了。

  “公输先生,有什么办法增加这床弩的使用寿命么?”

  公输翼从早晨开始陪着嬴子弋试射,眼下已经是午后了。面对着不知疲倦,像个小孩得到了新玩具似的兴奋的嬴子弋,苦笑道:“启禀公子,根据属下的了解,这附近应该有着一种猛兽,名叫黑斑虎。他们的筋柔性和韧性都相当的不错,是制作床弩上佳的材料。应该可以提升弩炮的寿命。”

  “黑斑虎么?”

  ~~~~~~感谢今夜谁侍寝大大,金奥小天使大大,星罗无限大大,问峰登林大大,ywueric大大的打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0871d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